万博体育客户端官网

      1. <sub id="hhrrb"><sup id="hhrrb"></sup></sub>
        1. <span id="hhrrb"></span>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工作研究 >> 紓解民營企業融資困境需要金融組合創新
          本欄推薦


          紓解民營企業融資困境需要金融組合創新




          日期: 2019/08/30      來源:      作者:

                 作為市場競爭機制的真正參與者與體現者,民營企業和非公有制經濟在一定程度上已成為推動經濟發展的基礎性力量,在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中的地位和作用也越來越大??梢哉f,如果沒有民營經濟的發展,就沒有整個國民經濟的發展;沒有高質量的民營企業體系,就沒有高質量的現代國民經濟體系。

                 與民營企業的重要地位和作出的巨大貢獻相比,民營企業的融資難問題非常突出。據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我國融資比較困難和很困難的民營企業分別占68%和14%。除“融資難”問題外,很多民營企業反映“融資貴”,即融資成本高。融資問題不僅制約了民營企業的可持續發展,而且在實踐中也容易通過資金鏈引發擔保鏈擴散金融風險,將危機傳遞到金融機構和其他社會經濟系統。因此,消除民營企業融資障礙、拓展融資渠道,對于推動經濟社會穩定發展、增強經濟發展的長期競爭力具有關鍵性意義。

                 一、民營企業融資難在何處,貴在何處

                 民營企業融資難,難在何處?一是民營企業間接融資的供給相對不足,銀行貸款依然困難。由于民營企業信用基礎差、抵押物較少、抗風險能力較弱,加之銀行自身的“恐貸癥”“懼貸癥”,中小微民營企業普遍存在擔保難、借款難的問題。同時,受外部因素和周期性因素疊加影響,許多民營企業遭遇經營困境,自然反映為信貸融資能力的下降。目前,只有不到一半的民營企業能夠獲得銀行貸款,且其獲得的貸款額度占全部貸款余額的比例較低,約占25%。二是直接融資處于邊緣化狀態,多層次資本市場發育不夠。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機制是紓解民營企業融資難的基本思路,政府也為此做了大量工作。但從現實效果看,直接融資中的債券市場還不夠成熟、私募基金規模小、風險投資市場也不夠活躍。三是民間資本應有優勢未能得到有效發揮,資金需求與資金供給在渠道上難以有效對接。

                 民營企業融資貴,貴在何處?一是貴在金融機構給民營企業的貸款利率較基準利率有所上浮。由于民營企業經營風險相對較大,從優化資源的角度看,銀行的收益必須要覆蓋成本和抵補風險,這樣必然就導致“融資貴”。二是貴在小額貸款公司、網絡借貸等新機構、新業態的貸款利率,以及從非銀行機構借入搭橋資金的費用較高。近年來,我國金融機構民營企業貸款利率平均在6%左右,而網絡借貸利率約為10%~15%,小額貸款公司等類金融機構利率則為15%~20%,有的放貸機構年化利率甚至高達30%以上。

                 二、欲破融資之難,當求金融供給之變

                 民營經濟的發展需要金融支持,創新型的民營經濟發展需要創新型的金融支持。這就需要我們通過推動“銀行+證券+信托+保險+投資+租賃+政府+擔保”等多元化、多層次、多方位的合作模式,構建起一個分布合理、功能全面的一體化融資創新體系,切實提高民營企業金融服務的覆蓋度、可得性和便利性。

                 (一)拓寬金融機構等民營企業間接融資渠道

                 在我國,間接融資是民營企業外部融資的主要渠道。截至2018年末,我國社會融資規模為197萬億元,其中金融機構貸款占比約為68%,達134萬億元;其他社會融資占比約為32%,達63萬億元。上述融資結構的特點決定了,要想從根本上解決民營企業融資問題,需要從如何發揮信貸主渠道功能角度入手,著力破解金融機構“不敢貸”“不愿貸”問題。

                 1.應充分發揮大型商業銀行“頭雁”效應,多管齊下提升銀行服務民營和中小微企業的意愿。一是銀行要創新金融產品與業務模式,通過上下游企業之間供應鏈融資、民營企業信用聯保貸款等貸款流程創新,以及動產質押、倉單質押、知識產權質押、應收賬款質押等信貸抵押資產創新,幫助民營企業“爬坡過坎”,削低“融資的高山”。二是監管部門要補齊監管制度短板,推動銀行監管考核和內部激勵機制改革,使銀行業績考核同支持民營經濟發展掛鉤,推動銀行切實落實銀保監會提出的民營企業貸款“一二五”目標,保證大型銀行對民營企業的貸款不低于1/3,中小型銀行對民營企業的貸款不低于2/3,三年后銀行對民營企業貸款占新增公司類貸款的比例不低于50%。三是財政部門、人民銀行、銀行監管部門按“幾家抬”的思路協力幫助銀行降低成本,綜合運用再貸款、再貼現、定向降準等工具有針對性地“滴灌”,強化普惠金融口徑的民營企業貸款增長。

                 2.大力發展與民營企業“門當戶對”的中小金融機構,彌補大型商業銀行在民營企業信貸供給上的不足。一是鼓勵股份制商業銀行根據需求狀況設立分支機構或民營企業信貸專營機構,繼續推進地方銀行、社區銀行、村鎮銀行和小額貸款公司等內生型金融機構的發展,推動形成一個大、中、小型銀行和小微金融機構協調發展的多層次信貸市場。二是適度降低非銀行類小微金融機構等內生于民營企業的金融形態的準入門檻,鼓勵發展以民營企業技改投資為業務的融資租賃機構,大力發展基于應收賬款融資的商業保理機構等。三是政府應著力構建“政銀企”三方合作機制,通過搭建銀企對接會、金融產品推介會、金融超市、金融幫扶等平臺促進融資需求與金融供給對接,使有融資需求的企業“面對面”與銀行等金融機構交流,實現銀企對接常態化。

                (二)創新股權債權等民營企業直接融資方式

                 1.完善多層次股權市場。一是適當降低中小板、創業板等股權市場的準入標準,加快實現科創板落地,讓更多有發展前景的民營企業獲得融資。加快新三版和區域性股權交易市場的發展,健全各層次股權市場之間的銜接互通機制,建立多層次股權市場轉板機制,提高企業在這些市場上的融資效率。二是完善民營企業股權融資支持工具,落實民營企業發展集合資產管理計劃,為資金暫時遇到困難但有發展前景的民營企業提供階段性股權融資支持。對有股權質押平倉風險的民營企業,要采取必要的措施幫助其渡過難關,避免發生企業所有權轉移等問題。三是政府做好上市后備資源的篩選和培育,建立民營企業上市后備信息庫。對重點骨干企業、高成長性企業等分類排隊、分類扶持,著力培育一批在主板市場上市的企業,一批為在中小板、創業板上市的企業,另一批為在新三板和股權交易中心上市的企業。

                 2.健全多元化債券市場。一是充分利用證券交易所和銀行間債券市場兩個交易平臺,通過地方政府債、企業專項債、項目收益債、企業集合債、雙創債、可轉債等,多種渠道、多種方式地籌集資金,使債券市場成為民營企業降低融資成本、優化負債結構的主要融資通道。應適當擴大長期金融債券的發行,鼓勵符合條件的民營企業發行短期融資券和民營企業集合債,放寬無擔保債券的投資范圍。二是力推民營企業債權融資支持工具落地,通過出售信用風險緩釋工具、擔保增信等多種方式,給民營企業發債“上保險”,紓解民營企業債權融資風險。同時,完善民營企業紓困專項債制度??梢约哟蠖唐诩偫Щ鹫咧С至Χ?,但前提是要法制化和精準化,防止“大水漫灌”式的紓困,以免破壞優勝略汰的市場環境。

                (三)在規范前提下引導民間資本進入企業融資領域

                 1.開放共享金融市場。一是發展包括互聯網金融、PPP項目、眾籌融資、第三方支付等共享金融模式,將被傳統金融拒之門外的民間小額閑散資金進行有效集聚,緩解民營企業融資約束。共享金融深度契合民營企業融資“短、小、頻、急”的特征,有助于分散融資風險和降低交易成本。二是搭建共享金融信用信息平臺,加快推進跨部門信息整合,建立涵蓋企業有關的工商、稅務、海關、法院、公安等信息系統,推動政府、人民銀行和民間組織三大征信體系協調互通,促進共享金融信用平臺的發展與信用平臺的信息共享與交換機制,著力破解信息不對稱難題。

                 2.規范民間借貸。民間借貸是解決民營企業尤其是小微民營企業融資難的一個重要且現實的途徑,可成為國家正規金融的補充渠道。一是鼓勵民間資本積極參與正規金融投資領域,推動民間借貸走向“陽光化”。民間借貸與民營企業在體制上更為兼容,具有三種優勢,包括:在特定環境中信息對稱的內部優勢,根據實際情況滿足雙方借貸需求的制度優勢,交易手續快捷簡便的速度優勢。民間借貸需要通過主動接受金融法規約束和金融監管,扭轉自身長期處于灰色地帶的狀態,與正規金融體系一起為民營企業融資提供服務。二是加大對民間借貸的監管,把不穩定因素控制在一定范圍內。民間借貸作為一種非正式的關系型契約,其與民營企業作為資金供求主體都隱藏著較大的信用風險,容易滋生集資詐騙、吸收公眾存款等違法行為。因此,我國需要通過確定民間借貸合理利潤空間,建立民間借貸中介機構,完善民間借貸監管和風險防控體系,健全網上網下信用平臺等方式引導民間融資公開登記與合規經營,遏止 “高利貸”行為,減少投資者風險。

                 三、增加金融供給,需要組合創新

                 民營經濟發展,離不開融資模式的創新。從不少地區的探索與實踐看,創新的融資模式包括:擔保創新、抵押資產創新、機構創新、服務方式創新、融資渠道創新和混合創新方式等。從紓解民營企業融資困境,切實增加金融供給的角度看,我們需要金融領域的持續創新和組合創新。

                (一)以鏈條化的思路持續創新

                 1.擔保方式的創新。擔保公司設立的初衷是解決中小企業擔保品不足的問題。然而,現實情況卻是融資擔保自身的風險收益不對稱致使擔保公司很難突破自身經營的瓶頸。從現實情況看,很大一部分擔保機構,或是通過尋求反擔保條款,抑或靠提高擔保費用來轉移風險。如果這樣,其實違背了建立擔保體系的初衷。為破解中小企業融資難、擔保難問題,出現了聯合擔保、互助擔保、融資擔保服務平臺等多項擔保模式的創新。為了避免產生一家企業資金鏈斷裂而引起一個地區擔保鏈斷裂的問題,我們需要推動以能分散風險、能承擔風險為基點,以組合擔保為特色的擔保方式再創新。

                 2.抵押資產的創新。為破解中小企業缺乏抵押資產的問題,不少地方采取了各種抵押資產的創新措施,通過擴大抵押資產的范圍,將抵押物由不動產擴大到動產,由資金財產擴大到股權資產,由傳統的有形資產擴大到專利、商標、知識產權等無形資產。一些商業銀行與倉儲有限公司合作開展金融倉儲服務業務等。金融倉儲服務模式是指運用有實力的倉儲企業的物流信息管理系統,以符合質押品要求的商品質押作為授信條件,銀行向中小企業提供集融資、結算等多項服務的業務。從抵押資產的創新來看,其實關鍵是該資產是否具有預期收入,預期收入也是資產證券化的基本條件。而取得預期收入的重要條件是該資產是否有市場公允價和變現通道,所以該資產市場公允價的形成機制和該資產交易平臺的活躍性至關重要。

                 3.機構的創新。為適應中小企業的融資需求,金融機構的發展也出現了許多新變化,以小額貸款公司、村鎮銀行為代表的新型金融機構的全面試點標志著中小企業貸款機構創新的發展。與銀行貸款漫長的審批過程不同,小額貸款的優點就是方便、快捷。小額貸款公司的出現與發展,對推動民間借貸陽光化、豐富我國金融體系、滿足不同群體金融需求有著積極意義。但從目前相當一部分小貸公司的情況看,其面臨資金渠道單一、資金來源缺乏的突出問題,因此可以推動優質小貸公司向社區銀行轉型試點,推動優質小貸公司轉型升級。

                 4.平臺的創新。解決民營企業融資難的問題需要企業與社會的合力,其中建立各種相關平臺是各地實踐中經常見到的。如“中小企業創業融資平臺”的做法,整合商業銀行、擔保機構、政府財政引導基金等,通過平臺嚴格審查評審機制,成員擔保公司連帶責任擔保及保證金、風險準備金制度等,為企業獲得信貸資金提供全方位服務。這種平臺由經信系統牽頭,因為經信系統了解制造業企業,按原分工擔保業也屬于經信系統管理,這種平臺組建運作相對順暢。按照現在新的分工,擔保業的管理劃歸地方金融監管部門,如何能繼續發揮原有優勢,并根據管理體制的變化給予新的激勵,也提出了再創新的需要。

                (二)以結構化的思路混合創新

                 混合創新,簡單地說就是集合多種創新而實現的新融資模式。民營企業有不同的行業、不同的特點,對金融資源有不同的要求,而金融資源也有各種不同的特點。金融資源的四大屬性,即安全性、收益性、期限性、流動性,各有不同,所以根據民營企業的不同需求提供相應的供給,是金融支持民營經濟的重要任務,因此需要加快混合創新的步伐。

                 1.股權和債權的聯動與轉換。股權與債權具有不同屬性,股權有分擔風險、長期投資的特點,尤其符合期限較長、不確定性較大、缺乏擔保抵押物的企業融資需求,這一點對高新企業成長更為重要。從我國目前的情況看,盡管已經開始了“投貸聯動”試點與債轉股,然而尚難做到像硅谷銀行一樣債權與股權的直接互換。因此,我們認為,在銀行貸款與投資不能直接互換的條件下,為了更好地實施對民營成長性高新技術企業的金融支持,還可以采用這樣一種方式,即“橋隧模式”。所謂“橋隧模式”,就是構建起信貸市場和資本市場之間的橋梁和隧道,使得民營中小高科技型企業的貸款申請能通過擔保公司的信貸擔保和風險投資公司的相應承諾,以此提高應對銀行風險控制要求,滿足民營中小高科技企業發展需要和風險投資的投資目的。當民營企業提出貸款申請后,擔保公司對民營企業進行全面考察評估,決定是否為其擔保,這是傳統的擔保模式?,F在加入了第四方風險投資公司,風險投資公司對民營中小高科技企業進行投資價值的全面考核,若認為該企業具有一定的投資價值,風險投資公司可以以一定的股權獲取等條件與企業達成協議,承諾當企業發生現金流問題時予以介入,幫助歸還貸款。這樣提高了企業和擔保公司與銀行談判的成功可能性。作為一種混合創新型的貸款擔保模式,“橋隧模式”通過在擔保公司、商業銀行和民營中小企業三方關系中導入第四方,架通了信貸市場和資本市場,實現了“四方共贏”:對于業界相關者(風險投資者和上下游企業)而言,能夠以較低價格獲得具有較好價值潛力的目標公司;對于企業而言,出售或稀釋股權可減少現金流問題對企業價值的損害;對于銀行而言,業界相關者的介入降低了交易成本,減少了壞賬發生率;對于擔保公司而言,降低了代償風險,有利于改善其與銀行合作的條件,提高擔保公司的業務發展空間。因此,“橋隧模式”不僅緩解了中小企業融資難問題,也促進了我國資本市場的發展。推而廣之,保險公司也能起到類似作用。這種方式的關鍵是債權與股權的互換,甚至可以沒有擔保公司或保險公司,如果企業、銀行與投資公司形成認同,這種方式也能進行。

                 2.多種金融資源的結合。這方面可采用這樣一種方式,我們可稱為“路衢模式”。所謂“路衢模式”,是指將各種金融資源、各個市場主體和政府主體間通過網絡連接起來,為民營中小企業融資提供有效途徑。“路衢模式”與傳統融資模式中相比,有以下區別:一是服務模式不同。“路衢模式”實現了民營中小企業集合融資,即先形成資金供給,再篩選符合條件的企業參與的“主動”融資服務。降低了民營中小企業融資的門檻。二是擔保機制不同。“路衢模式”除擔保公司外,還通過債權信托化的方式將財政、銀行、機構投資者、風險投資引入,并根據他們的風險偏好差異設計結構化產品的收益和償付規則,實現收益與風險的優化配置。三是融資渠道不同。“路衢模式”使民營中小企業高科技企業能夠以較低的融資成本獲得信貸支持,也放大了財政資金扶持相關產業的力度。所以,企業在獲得融資服務時,通過“路衢模式”打通了通向各個出資人的路徑。“路衢模式”將資金、擔保服務打包出售,企業僅需申請此類結構性服務的產品,而無需自己尋找各類融資渠道。“路衢模式”可以批量解決民營中小企業的融資需求。它是一種多方參與、多種風險收益分配關系的集合體,可在應用中按照不同的投融資供需雙方的利益需求和風險偏好,進行個性化的創新,如按區域或者行業設計運行。作為載體,信托可以,即民營中小企業集合信托,債券也可以,即民營中小企業集合債,其他符合要求的金融產品工具也可以。如果作為略為靠后的風險投資公司提出股權釋放作回報,“路衢模式”就是“橋隧模式”的升級版。

           



          Copyright by Xining (National) Economic And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 Zone. © 2020 All Reserved.
          版權所有:西寧(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www.buzwon.com © 2020 未經許可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政府網站標識碼:6300000044 ICP備案:青ICP備10000282號 青公網安備 63010502000285號

          技術支持:重慶千問萬象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中文域名:西寧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管理委員會.政務   聯系電話:0971-5317739

          万博体育客户端